第56章 无能为力(1 / 1)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看看我说什么来着!?这个LDL上来的AD,他就是不行,这把人打野都没来抓他,他自己对线都对不了,这像话吗?找个键盘撒把米,鸡都...”沪城某民宿里,秦弘站到了投影幕布的旁边,对着屏幕里卡莎的头像指指点点。

“行了行了你少说两句,这不还没劣势嘛。人家新人上场打得不好也很正常的,而且司马老贼也是挺厉害的一个AD,对线打不过人家也不丢人。”蛋堡对秦弘一直散发负能量非常不满,劣势大家都看得到不需要他一直说。游戏进行到8分钟,卡莎又一次被压回了泉水,smlz不仅吃了两层镀层经济,还在打野盲僧开局劣势的情况下配合他拿下了第一条土龙。

“新人上场?杜哥就不是新人?杜哥不比他新的多?他好歹还打过LDL呢,杜哥上来什么表现,他什么表现?我跟你们说我看着这局要是输了肯定就是输在这个AD身上。”秦弘不乐意了,打得差就是打得差,新人又怎么了?

屏幕里杜康快速推了一波线进塔,然后配合猪妹拿峡谷先锋,这个先锋拿下来,或许可以帮杜康先把上路一塔推掉,然后就可以换线把对线期结束掉,给卡莎一个安稳发育的空间,也平缓一下心态。

“下路的劣势比较大,上路杜哥的优势也挺大的,这先锋要是直接放上路撞掉,下次回家的时候应该就差不多破败了。”阿虎盯着杜康的补刀数心里默默计算着,如果卢锡安能很快获得超越时间线的经济优势,中期打团能赢下几波的话,这局还是有机会的。

“那几波逛街太伤节奏了,中路这个Maple稳的像是另一座防御塔,推了线就不见人。然后猪妹每次想到下路来找机会的时间点,卡莎都被对面压回去了,搞得猪妹只能在下路补补线防止掉镀层,浪费了这几分钟,盲僧闪现都转好了,猪妹大招还没出手过。”阿落有些担忧,初期获得的优势在这几分钟被对手渐渐夺回,而且EZ的两件套很便宜,如此优势之下很可能在十七八分钟就能拿到两件套,魔切也会很快成型。

只能看杜哥了。

...

杜康在犹豫这把的第二件应该出吸蓝刀还是黑切,按照他自己的习惯,会先出吸蓝刀让连招更平滑,但他很担心这局游戏等不到三件套就要提前打团了。

没有双全法,杜康还是选择了先做黑切,峡谷先锋破掉了上路后,杜康主动换到下路去,如果对方也换线的话,还能趁着最后几分钟时间再吃点镀层。

SN也迅速执行了换线,EZ能把卡莎再压回去的话,也同样能吃到上路的镀层,SN对这样的交换很有信心,厄加特就算发育再差,打团的时候依旧能发挥,可是卡莎如果被压制得很惨的话,那对方到了团战时候几乎等于少了一个人。

游戏进行到13分钟多的时候,第二条小龙刷新了,杜康呼唤卡萨和小虎一起到下路来越塔,强杀厄加特之后还能顺便拿小龙,SN发现冰女消失在线上后,很快也将人员调集到上路进行一波四包二。

“走啊!他们包过来了,你快走啊!”史森明一边在语音里喊,一边在地图上狂ping信号。

“对不起,对不起,我...”wink看着自己变成黑白色的屏幕,紧紧咬着嘴唇都有些发白了,他刚才交闪是可以走掉的,但结果还是被对方强杀在了塔下,EZ拿到了人头。

“没关系,稳住,相信我。慢慢来,阿锐森明,我们可以赢的,相信我。”杜康的指挥是成功的,三人协力将厄加特越塔击杀,人头让给了杜康,然后卡萨去拿小龙,杜康和小虎趁着最后时间一起吃下塔的镀层。可队友在有预警的情况下仍然阵亡,让这波看似小赚的交换又蒙上了阴影。

节奏猛然加快之后,从家里复活的卡莎只能去中路吃线发育,此时卡莎还差一点做完岚切,而对面的EZ推完上塔的线再回到线上以后已然是冰泉+魔宗两件套在手,卡莎即使在塔下补塔刀,只要吃一个Q就会掉将近三分之一的血,只能躲得远远的,小心翼翼地吃塔刀,中塔的血量也下降的非常快。

...

“RNG要想想办法了,如果中路一塔就这样白白让SN拿掉的话,恐怕后续的视野布置也会成为一个大难题。”解说台上,姿态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开局那么早在上路打开了局面,没想打着打着又落入了下风,两件套的EZ在几分钟之内都会是一个横行无忌的存在,有闪现有奥术跃迁,再加上塔姆的保护,只要别跳对面的脸上去输出,很难被对面的阵容直接秒杀。

“SN顺利地推掉了RNG的中路一塔,EZ选择回城再重新T上线,他回家补了一个水银饰带,太稳健了,这是根本不给RNG机会。”记得摇了摇头,EZ的水银饰带几乎是彻底赌上了他被秒杀的可能性,无论是猪妹还是冰女,即使第一时间给到控制,EZ也有操作空间。

“RNG只能被迫调集兵力防守了,不能任由这个EZ再这样发育和推进了,如果17分钟不到连中路二塔都无法守住的话,就真的很艰难了。”姿态看到地图里小龙即将再次刷新,SN众人集结准备进攻小龙,RNG只能放弃这条小龙。

“RNG想要扭转局面的话必须要找到机会击杀一次这个伊泽瑞尔...”

杜康心里也很乱,但他必须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是唯一一个场上有优势的人,他如果也乱了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如果是排位的话他可以直接鼠标一扔,打出一个GG然后下一把,如果是训练赛的话这时候教练组基本上也开始喊停了。可这是生涯的首秀啊,杜康不想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算了。

杜康吃了一波兵之后也选择了回城,卖掉多兰剑刚好够买黑切,这装备一出场上的对手杀起来就都很快了。

卢锡安和猪妹牛头形成了一个临时组合,有控制有输出。有传送的冰女带线准备支援,没装备的卡莎则是等对方推线来发育。

“Maple有些大意了,他以为自己在二塔下很安全,没想到从野区里砸过来一个猪妹的大招,紧接着一个卢锡安杀了出来,伤害很高,能杀吗?最后一个圣枪洗礼带走了辛德拉,扛了两下塔之后逃出了防御塔的范围。”记得看到导播把镜头切到了蓝色方上路二塔,辛德拉在塔下惨遭击杀。

“但这是一个非常干的人头,RNG并不能通过这个人头拿到什么资源,而且还为此交掉了非常重要的开团手段,猪妹的大招。”姿态觉得这样的方式拿到一两个人头于事无补,EZ正在打钱出炽天使,后面会越来越难杀,对方控制了视野掠夺野区资源,双方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杜康怔怔地看着眼前变的黑白的屏幕,语音里队友们也都沉默了。SN刚刚赢下了大龙团的团战,正在推进RNG的基地。

过去的几分钟里SN没有给RNG任何机会,控视野做入侵,在这个3C都带传送的版本,打起来就是5V5,卡莎的装备不行RNG即使强开也打不赢团战。

最后一波团战前,做视野的牛头被先打出了闪现,随后对方强打大龙逼团,小虎强行入场控制为了给卡萨制造一个拼惩戒的机会,但辛德拉一个弱者退散精准地推晕了猪妹,还是由SN拿下了大龙,跟进入场的众人只换掉了一个盲僧,惨遭团灭。

杜康最终拿到了3-1-1的战绩,有的人可能会说卢锡安尽力了,带不动。

可是杜康不想接受,尽力了不就是无能为力的另一种表达吗?

有人拍了拍杜康的肩膀,杜康回过神来摘下耳机站起身。

是SN的队员们过来握手,狼行走在最前面。虽然挨了一整局的打但赢下了比赛,狼行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说了一句“兄弟打的很不错”,随后弯腰握住了杜康的手。

杜康机械地和对手依次握手,机械地收起外设,和队友们一起沉默着返回了备战间。

最新小说: 公路求生:从升级资源开始 NBA王朝狙击手 重生成熊:开局签到雷霆咆哮 我的数据面板 这个前锋不正经 篮坛霸主之2K附体 种田奇侠传 公路求生,我有提示系统 怪异管理公司 斗罗之农药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