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世态炎凉(1 / 2)

看着墨芙蓉坐上汽车离开的背影,许天川微微翘起嘴角莞尔一笑,同时内心暗自立下决心,不出一年,小爷也要开上汽车。

“破福特小爷我还看不上眼,最起码也是劳斯莱斯!”

但是吹牛逼归吹牛逼,睡了大半天,许天川的肚子这时已经饿得咕噜噜乱叫,但是看着桌子上剩下的半个硬到能砸死狗的窝窝头,又实在没有食欲。

“小爷我身上有二两黄金,还特么吃什么窝窝头?”

许天川转身爬到床底下,从牛皮背包里拿出昨晚在北宋墓摸上来的孔雀坠金项链和一个镶金玉镯揣在身上,打算这就进城,卖了变现,先去醉仙楼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再说。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徒步,许天川进了洛阳城。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当中,这还是家道中落后,五年来第一次重新进城。

虽然时隔五年,可是对于整个洛阳城,记忆还是相当熟悉的。

作为千年古都,洛阳城的地域很广,但主要的核心地段还都是在被四面古城墙围绕的主城区。

但是若干年后,很多古城墙都会被拆除。

所以许天川重生到民初,也算是亲眼领略了一下古城文化风韵。

刚一进洛阳城的东城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长街的的繁华景象,来往的路人和贩夫走卒,还有来自街边地摊响亮的叫卖吆喝声。

在街边的地摊,偶尔还能看到几个古玩摊位,但大多摆的都是一些民窑瓷器瓦罐和来自民间的杂物。

不过这些也都是在文玩市场找不到摊位的‘野摊儿’。

真正的文玩市场在隔壁一条街,也就是洛阳城大名鼎鼎的‘宣德街’,整个洛阳城,乃至整个华中地区最大的古董文玩市场。

许天川一路哼着小曲儿,来到了宣德街古董文玩市场。

刚到文玩市场,许天川感觉就像是猛地重新揭开了尘封了五年的记忆,但是记忆还是无比熟悉的。

整个宣德街两边共有六十八家商铺,两百多个地摊摊位。

现在虽然已是下午,但是古玩市场上仍旧人头攒动,挤挤攘攘,好比是清晨的菜市场,这足以说明,时至今日,洛阳城古玩行业的繁荣昌盛而不衰。

甚至在市场上,还能偶尔看到几个洋鬼子外国人,他们也是来专门淘宝贝的,如果遇到非常好的宝贝,就会运回自己的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重要珍贵文物都流失到国外的原因之一。

但很多古董商人偏偏还就喜欢跟他们做生意,因为洋鬼子的钱好骗,我们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文明,岂是这些洋鬼子能轻易看懂的。

许天川先是在市场兜了一圈儿,然后走进了一家叫做聚贤斋的古玩商铺。

很多人或许有疑问,为什么大多的古玩店都喜欢后面带个‘斋’字?

因为‘斋’的字意在古代通常指的是屋舍或者书房,具有很浓重的文墨气息,恰好跟搞古董文玩的很接气。

这个商铺不大,两边的柜子上摆满了各种文玩,大多以瓷器为主,但许天川大致的扫了一眼,基本上都是民仿官的赝品,不过客人倒是有那么好几个,都在认真的观摩,甚至还有人拿着放大镜这种洋玩意儿,仔细的贴上去研究。

店铺里只有一位年轻的小伙计,在埋头打着算盘记账,并没有丝毫理会招待店铺里这些客人的意思。

古玩店跟其他的商店区别很大,老板不会热情招待你去介绍买他家的东西,全凭自己掌眼看,无论是多大笔的交易,出了这个门概不退换,打眼也算是自己的。这就是古玩买卖里的规矩,全凭自己的本事。

可今儿许天川不是来挑货的,而是来出货的。

许天川走到柜台前,用手轻轻敲了敲柜台面儿。

正在打算盘的小伙计抬头看了许天川一眼。

“伙计,您店儿收货吗?”许天川开口问了一句。

“收!收啊!我们这么大一店儿不正开着的嘛!”小伙计一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许天川也不墨迹,直接将一坨破布放在了柜台上,落下去的时候听到‘嘭’的一声响,就知道这破布里包了东西,听声儿不是金银就青铜器。

小伙计揭开破布,里面正是那件孔雀坠花形锁扣金链。

一看这材质确实是纯金,小伙计转悠了一下眼珠子,立即对许天川的态度直接就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弯腰恭敬的笑道:“这位爷,您先喝杯茶,这东西可不是我能掌眼的,我这就去请我们的掌柜。”

许天川淡淡的点了点头,一切都在预料。

大概过了两分钟,一个满脸横肉,个头不高的掌柜从后堂的里屋随着小伙计走出来。

这个掌柜许天川认识,并且算得上相熟,他名叫李汉,好几年前还是这古玩市场的一个‘包袱斋’。

什么叫‘包袱斋’?说起这个就很有意思了,在古玩市场有一种人鉴定的眼力好,但是没钱开店,只能用一块蓝布包袱到各家古玩铺‘搂货’然后再转手卖出去赚个差价,这种就叫做‘包袱斋’。

当年许天川就是看中了李汉这个人的本事和机灵,特意伸手给他了点帮扶,帮他开了这间叫做聚贤斋的商铺,要不然的话他现在可能还是个‘包袱斋’。

在当时,对于许天川的出手帮扶,李汉是感激涕零,甚至把许天川当做成了在世父母。

最新小说: 王牌进化者 武者通天路 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 我真是个手艺人 开局成神招募玩家 快穿之锦鲤炮灰的逆袭 签到从移民火星开始 流浪新伊甸 天生赢家[快穿] 诸天之我是海贼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