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入赘公子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马迁告仕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马迁告仕(1 / 1)

钟逸的日子虽然平静,不过朝堂上暗潮涌动,每日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大事,只不过与钟逸相关的较少罢了......

就在这日,金銮殿上,马迁告仕,马迁何许人也,当朝内阁三卫阁老之一,实属文官影响力最大的几位。

他向康宁帝禀奏,说自己想要告老还乡,言语中尽是绝望与薄凉。看来的确是如今的朝堂失望透顶,不是与康宁帝的讨价还价。

原本内阁三老中,他为人圆滑,处事中立居多,几乎很少得罪人,但随着钱山势力越来越大,他打破了众官对他的印象,他变得激进起来,就像是军师成了冲锋陷阵的猛将将军,几乎钱山主张之事,他一应反对。

可奈何内阁三人心不齐,刘康又偏向钱山,他一人势弱,只能眼睁睁看着钱山祸害朝堂而无能为力。

自上次处罚钟逸一事后,马迁便已心灰意冷,心生告仕的想法,但又心系国家,不甘心如此退却。

这段时日他一直寻求破解之法,积极奔走各处,联盟寻援,可碍于钱山的威慑,无一人敢与他结盟。

所以......马迁要退了,心疲力乏的他要退了。

康宁帝自然是极力劝阻,可无奈马迁心意已决,最终康宁帝只能落寞的答应下来。

......

朝堂上,钟逸看到这一切很不是滋味。

钟逸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自打康宁帝上次重病痊愈后,在他身上有了一系列不易察觉的变化。

首先便是对钱山的放任,之前钱山虽然掌握文臣生杀大权,但绝不敢任意为之,只有在康宁帝的命令下,他才能把臣子们抓入牢狱,上刑折磨。

可现如今他竟能对文臣随意杀伐,当然,那些个职位高的钱山要动自然不会这么轻松。而言官不同,由于他们品阶不高,又生得一张贱嘴,骂了这个骂那个,一旦把矛头对在钱山身上,钱山当然不依。

就这段时日以来,已经有几位言官命丧钱山之手了......

钟逸相信,康宁帝不是没有收到来自臣子们的弹劾,但为何他偏偏无动于衷呢?这可不符合英明皇帝的定位。

难道是自知年头所剩不多,在最后时日放任自己一把?

钟逸很快否认了这个观点,因为除了对钱山的纵容,康宁帝一如既往,勤勤恳恳,矜矜业业。

整日的生活除了处理朝政,便无其他。

可就在想到康宁帝破格提拔自己后,钟逸逐渐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的升官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一是陈达斌的极力举荐,二则是康宁帝的信任。

钟逸能从一名小小千户鲤鱼跃龙门到如今的地位,几乎是康宁帝一手为之。而他的目的仅为一人!

此人便是他的儿子宁嘉赐!

钟逸与宁嘉赐交好,日后宁嘉赐即位,钟逸必是宁嘉赐最为忠实的班底,康宁帝忧虑年幼的宁嘉赐使唤不动那些个自视功高的老臣,所以不得不打乱钟逸平稳晋升的轨迹,他要不断巩固钟逸的地位,以至于宁嘉赐成为皇帝后有人可用!

若以此为出发点,康宁帝对钱山放纵便有据可依。

钱山是阉人,无论钱山权势再大,他的任免都是皇帝一言定之,所以钱山此人必能被宁嘉赐牢牢掌握于手中。

到那时,初登皇位的宁嘉赐便能利用钱山这根锋利的矛与狡猾势强的众大臣对抗,不至于让宁嘉赐成为被文臣架空且欺负的皇帝,康宁帝在位这么些年,他岂能不知大宁的文官是什么德行,以宁嘉赐的资质道行,是斗不过他们的。

所以有钟逸与钱山二人保驾护航,能很好的帮宁嘉赐度过初次登基那段时期。

至于日后,等宁嘉赐可以独当一面后,钱山此人便成了宁嘉赐笼络众文臣的工具,被众臣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钱山被宁嘉赐亲自下旨诛杀,何愁这些文官不对宁嘉赐感恩戴德呢?

到那时,又是一幅君臣和睦,欣欣向荣的场面......

所以如今的钱山需要有抗衡众臣子的势力,甚至要远强于他们。很明显,在康宁帝的刻意操纵下,钱山的确成为朝堂炙手可热的权臣,满朝文武对他又惧又恨。也顺带着将钱山一手造就成今日模样的康宁帝记恨上了。

若按这种思路来,康宁帝不被理解的行为便有了解释。除了为宁嘉赐铺垫外,钟逸实在难以想到别的可能。不过康宁帝如何做,在钟逸心中,他一直都是位合格的父亲与皇帝,再过荒诞的举措,都有他的意义。

钟逸看人还是蛮准的,他相信这次也不会令自己失望......

至此,马迁告仕,满朝官员无一人不痛哭流涕,大殿上传来阵阵呜咽之声,不过刘康的表情却很耐人寻味,想笑却又硬生生憋住了心中的笑意,像是幸灾乐祸的小丑。

反倒是平日里对一切漠然的赵衡,难掩悲凉之色。

钟逸心中生出不一样的情绪,不可否认,马迁是位忠于君国的好臣子,但在处理朝堂之事上,却有属于自己的意气与幼稚,这对每一个玩弄政治的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弱点。所以在钟逸看来,马迁只能成为一个忠臣,绝不可能成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栋梁臣子。

就算如此,一个一心为国为名的官员因奸臣当道而落寞离职,钟逸仍是唏嘘不已。但他将自己的真正的感情隐藏在内心深处,不让外人瞧出来......其实就算钟逸呜呼哀哉,也仅是被当做逢场作戏、猫哭耗子假慈悲罢了,身份不同,利益与意识形态更不可能相同,哪怕钟逸为了文官们把钱山诛杀于朝堂,他们也只以为钟逸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而已。

而钟逸更没必要为了这种事而解释,自己是怎样的人,懂得都懂,不懂得不必强求。

马迁告老还乡,这向整个朝堂传递着一个讯号,一个悲哀的讯号。如今的大宁朝廷,钱山已成为真正一手遮天的人物,迎来了属于钱山,一个宦官阉人的新时代,这代表着钱山进入最为兴盛之期。

......

最新小说: 我的老婆是女帝 我的武功太神奇,能自动修炼 海贼之基因怪才 我家娘子是女帝 炼金术士的异界日常 碰瓷之王 问仙之从民国到漫威 我真不是邪灾啊 绑定气运之子,我能无限变强 惊怖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