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章节!勿订!(1 / 2)

可能因为余毒未清的原因,一整日里,燕宁总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但睡得久了,也就清醒了。

楚清河定了给她一天行针三次,卯时一次,未时一次,戊时一次。

偏生她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是真的想出去看看,又拗不过楚清河的执着。

等她觉得待得有些无聊了,想要抗议的时候,楚清河就特意来得早一些,戊时行针之后,就在她这看书闲聊,她就也不好说些什么了,暂时打消了趁她和阎清风不注意就溜出去的想法。

《皇朝地域杂谈》是燕宁新寻到的一本地志游记,书中记载了各地的风物人情,她对这些山川风物的书籍一向最有兴致。

楚清河见她看得认真,也凑了过去瞥了两眼。

“这里记载有误,长白之巅,是有人居住的”

燕宁愣了愣,有些疑惑地回道,“怎么会?‘千年积雪万年松,直上人间第一峰’,此山山高地寒,山上终年积雪不化,草木不生,望之皆白,故有‘长白之名’,这地方哪里住得了人呢?”

“因为住的不是人,是神明啊,所以就可以不食五谷杂粮,不理会极寒之境了”

房间里头响起轻浅的笑声,阎清风也面色复杂地看向她,燕宁就更直接了,手中的书册卷成一个书卷,随意握在手中,搭在膝盖上。

偏着头,笑着调侃着说道,“那不知道长白之巅,住得是哪家的仙家道者呢?倒也不曾听闻哪位菩萨仙者的道场是选在长白的”

楚清河满脸认真地说道,“那不是菩萨仙者,长白住的不是天上的仙者,而是地上的仙族,守的是....”

似是想起了,楚清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有些抱歉地耸了耸肩,道,“这事是我随口胡诌的,听听过就好了”

她是真的没说谎,但是,她答应过了,不能说的,而且就算说了,也不能证明吧,毕竟界门总是在不停变化的。

幽都之后,是为冥府鬼域,而这鬼域在人界有三个界门,一是楼兰以西,迷雾黄沙之漠的中心,红莲界门——魔鬼城;二是长白之巅,冰雪森林之原的中心,幽都界门——雪凛城;三是南海以南,神山南山的海底,此为黄泉界门——临海城。

当时她去找长白之巅的火灵参,这都是误闯界门的时候,记载在雪凛城界门上头的,她亲眼看到的,虽然只看到了一遍,但是应该没有出错。

但也说不准,毕竟那时候她冻得人都快没了,还是雪凛城的人把她送出来的呢。

燕宁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难得见到这样干净的性子,历尽千帆,行遍万里,却不染世俗之气,就当她是对的吧,重生一场,之前嗤之以鼻的怪力乱神之说现在却是信以为真。

楚清河虽然年纪不大,但早早开始四处游历,对各地的不为人知的东西都有涉猎,与她交流是一件非常让人觉得舒服的事情,说不定就是真的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届时她若对神明有所求,还能去长白之巅找一找这最后一个求神拜佛的办法,想着想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忽然又想起了阎清风之前说的,好奇地向楚清河问道,“我听清风说了你和洛云生的事情,你真的是他们的小师叔?”

“他们?”

“秦倾也出自药王谷”

眉头微动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她聊起秦倾,之前只是和洛云生聊天的时候说过一两句,这是郡主的私事,她也没兴趣多问。

但现在厘清楚了她和药王谷的这层关系,那倒也可以问一问了,毕竟,担了一声小师叔的名不是吗。

“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艺术高绝的孙胤之的话,应该是的,我是个孤儿,师父是从江里捡到我的,那时候他都快八十岁了,带着我游历四方,养我到了十五岁,过完及笄礼之后,就留书离开了,说是去雪域之上找一方神药,地底莲,未来的路,让我自己走”

“然后我就自己一个人闯荡江湖,其实这些年,我过得还不错,唯一想知道的就是他老人家过得怎么样,但我瞧着,洛云生也是不知道,还真是可惜了”

学医的人生死看得淡,其实想想,若是她自己到了这个岁数,能一直在醉心医术的路上,也会觉得很幸福,可毕竟师父于她如师如父养了她十几年,她还是想找到他,好好供养。

可这些年,将皇朝几乎所有的雪域都走了一遍,也没寻找他的踪影,这次经过蓟州,也是为了再次北上长白,寻找师父的踪迹。

最新小说: 斗罗之九极斗罗 小王妃她甜又横 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 斗罗之神枪鬼剑 女大当婚男大当嫁 千古第一圣贤 我真是一个正经的消防兵 牧天狼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