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来势汹汹(1 / 2)

过了春风桃花阵,长生殿的无极宫也就近在眼前了。

秦倾,哦不,苏月明走在最前面,一把折扇在手中打着转,步履不算快,慵慵懒懒的,但后头跟着这么乌压压一大帮子的银甲月卫列阵以待,即使是闲庭看花,也看出了一副虎虎生威的气势。

前头孟月相月倒是大步流星,走得格外豪迈,晃着手,一副目中无人的感觉,不像是江湖中隐秘而强大的月令宫,倒像是哪个山头跑出来的土匪山贼。

迟守清好奇地看着声势浩大走来的人群,尤其是为首的人,一身月牙白的长衫,这颜色本是清雅至极,偏偏又用金线在月牙白的底色上绣上了大面积的云龙纹饰,上头的金龙张牙舞爪的,嚣张得一如苏月明本人。

其他人如果像他那样握着扇子在手上来回打着转,会让人觉得流里流气的,而苏月明这个人,既是做着最慵懒的动作,也让人觉得邪气和危险,是的,危险,大抵是他眼里的寒光,太过渗人,迟守清从他身上读出浓浓的危险。

苏月明一双眼环视着无极宫的四周,百无聊赖地打量着。

果然,到过无极宫,方知长生殿。

此处,一如昆仑山上那座宫殿,黑瓦琉璃顶,瓷白的墙壁,只有黑白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偌大的院落没有一丝烟火气和人气,压抑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冷冷清清的,倒像是天上的广寒宫,而不是人间的修道府。

玉无尘看着由远及近的人,熟悉的银色面具,熟悉的月影扇,熟悉的气息,时隔两年七个月零二十一天,真是好久不见了,苏月明。

“呦,这是列队欢迎吗?好久不见啊,玉无尘”

他拿着折扇轻摇了两下,手中的扇子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在月光下映照着一阵寒光,看上去似乎锋利无比,不像文具倒似兵器。

苏月明看着眼前的玉无尘,一身紫衣道袍迎风而立,衬得整个人仙风道骨的,啧啧,确实有天下第一教少当家人的气势。

“我虽料到春风桃花阵困不住你,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摆了摆手,“好说,虽然你不大道德,但好在我这个人一向聪明,就不和你计较了”

轻哼一声,岂止不大道德,简直是焉坏,故意挖了个坑等着他跳。

桃花阵中,天地倒置之后又是一次阴阳反装。

以天观地,此是第一次两级翻转,因此第二次的阴阳倒置,浓淡之处的生死之门也是相反的,所以他最后转道选了西侧,而非东侧,桃花瘴最浓处方有生门。

好在最后还是选对了,没落入他的圈套,算是虚惊一场。

玉无尘挑了挑眉,他不是没事儿吗,就这点级别的阵法,他知道困不住他的,当年昆仑之巅的囚天大阵不是也没有困住他吗。

“明月公子不好好地待在月令宫,跑到我华山来做什么。还召了邀月箭,是想重复两年前的昆仑对决吗?”

他扫了一眼眼前密密麻麻的银甲月卫,一个时辰,就让他召集了几百个人,比起两年前,可是强了不少了,只怕如今月令宫之势,不亚于他长生殿了。

玉无尘有些无奈地扶额轻声笑了起来,‘邀月箭出,七十二城无眠夜,星隐月现,齐待夜皇苏月明’,不愧是夜皇苏月明,许久不见,这个人是越来越招摇了。

孟月嫌弃地看了玉无尘一眼,撇了撇嘴说道,“你的华山?呵,玉公子好大的口气,人家的东西用得久了,就当成自己的了?合着但凡你长生殿立了分殿的就是你长生殿的地盘?”

最新小说: 卿卿请见谅 全球火影时代降临 小王妃她甜又横 盛世黑手 斗罗之神枪鬼剑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二次元日常物语 农家甜妻 袁太子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