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燕宁的生辰(1 / 2)

六月十七,在万年历上是个好日子。

宜嫁娶、祭祀、祈福、求嗣、开光、出行、出火、拆卸、动土、上梁、进人口、入宅、移徙、安床、安门、开市、交易、立券、挂匾、栽种、破土、安葬,终归是‘诸事皆宜,百无禁忌’的黄道吉日,当然也是燕北那位金尊玉贵的小郡主的生辰。

虽说今年本不是逢十的大寿或是十五的及笄这样的大日子。

奈何,咱们的小郡主觉得自己十岁生辰因着生病都没好好贺上一贺,就这么提了一嘴,但镇北王燕怀远是个宠女如命的呀,早早就准备起来了。

整个幽州城,人来人往,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路口茶棚里的众人就着这请夏节之后的又一盛事,议论不休,热闹非凡。

而风来水榭里头,故事的主人公睡得倒是正酣。

水榭里头,谢明华体贴,想着燕毕竟才刚刚病了一场,还没恢复完全,想让她睡到中午,再歇上一歇,因此虽然大早上和谢明霞两个人忙得焦头烂额,但也咬咬牙,没有叫她起来。

可不知道的是,其实天才刚刚亮的时候,这位今日寿宴的主人就已经醒了,一个人坐在湖心的碧水亭上,静静地等着日出。

身后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回头一看,阎清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手里捧着个白色的披风,恭恭敬敬地奉上。

燕宁笑着接过,拢在自己身上。

他送完了披风,刚准备走,眼前的人看了眼天色,淡淡说道“既然来了,先别走了,日出马上到了,陪我看一看吧”

声音温软柔和,让人忍不住想要贪恋,又一次放纵了自己的,做了从心之举,也只到这里为止了。

阎清风站在她身后一丈之内,看着天光露了微白的一条线,然后慢慢地,太阳从远处升了起来,霞光铺满了一整片荷塘。

燕宁坐在栏杆上,将身子转了转,脚放在外头,开心地荡了荡,整个人被朝霞笼罩,“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猛的回神,阎清风回说道“已经都安排妥当了,请郡主放心”

燕宁点了点头,又有些不舍地看了一会儿,“真是等不及了呢,那再等等吧,舞台搭好了,主角还未入场。希望今日过后,燕北霞光之下,再无半点肮脏”

随后翻身下了栏杆,笼着披风,从亭中回了房间。

等到日上了三竿,倒是镇北王妃谢轻黄,忍不住了,怒气冲冲地杀到了风来水榭。

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地说道“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没长眼睛的要护着她,都日上三竿了还睡,说要办寿诞的是她,说要延请众人的是她,现在这个做主人的还赖在床上,我替她看了这整一天的”

谢明霞斗者胆子拦了拦,被谢轻黄大吼一声,“起开”,忙退到一旁。

大门被拉开,燕宁早起看了会儿日出,现在有些累了,才刚刚睡过去没多久,又被外头吵醒了。

她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好好睁眼看清楚,只看请似乎远处的鹅黄色身影大手一挥,就一大帮人冲了过来,把“她”又请入了房中。

浴桶里飘着满满一层荷花花瓣,难为他们这才入夏就找来了这么多荷花,不过现下的荷花确实有大放的趋势了。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整个人泡在浴桶里,昏昏欲睡的,想着这样也不错。

可是还没一刻钟,又被拖了出来,换衣服,上头油。

繁繁复复的礼服叠了六层,从里头的罗裙到外头的大袖,红色的牡丹锦上绣满了各色精美的图样,里头是百花争艳图,外头一层反而化繁为简,以莲花为主要花饰,用金线勾画点缀。

头上配了一顶类纯金花丝镶嵌的莲花冠,坠着金色的流苏,整个人看着都是珠光宝气,华贵异常。

最新小说: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斗罗之神枪鬼剑 牧天狼 斗罗之九极斗罗 千古第一圣贤 女大当婚男大当嫁 小王妃她甜又横 我真是一个正经的消防兵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