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沉睡不醒(1 / 2)

相月将谢元慈送到了雅园门口,留了留,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作为亲人,谢元君的担忧都有道理,作为臣属,他希望自己的主人幸福。

至少,在燕北的这些日子,他的笑是真心的,高兴是真心的,整个人都更有人气了,没有人比他更早发现他的主人对小郡主真的用情至深,每一年来相国寺小住的时候都格外心情愉悦。

“旁的话你不用多说,你想说的我也都懂,去陪陪他吧,就送到这儿吧”

相月行礼告退,门口的小厮恭敬地上千引路,“谢公子是去王爷王妃那边拜见吗?”

谢元慈轻摇了摇头,“去风来水榭”

底下的人点头应是,在前头为他引路,看着满目夏绿,心底却是一片烦躁,谢元慈是第一次到风来水榭,清风送凉,荷塘一碧万里,很是好看,眉头稍稍舒缓。

入了水榭,却被谢明华拦了下来,挑了挑眉,问道“连我也不能去吗?”

“元君息怒,郡主吩咐了谁也不见”

“她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进去了?”

谢明华点了点头,谢元慈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水榭。

只听得她说道,“不过您来的倒是正好,郡主让传话与您,到诞辰之前的这些日子,枕流别苑的客人就劳烦您多照顾了,那位主的事情她全权托付给您,另外关于寿诞的事情,也请您与清风使处理,若无必要,不必请她,若有犹而未决的,再请她处理即好”

谢元慈眉头紧皱,“她的事,自己撂挑子躲起来,都扔给我,自己推到一旁,是要做甩手掌柜吗,这就是她的泼天本事?”

言罢就要往里头闯,却被谢明华拦住。

那人坚定地挡在她面前,拦着门,略有些沉稳的声音说道,“相信她吧,她把自己关着是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做,现在您要做的事情,是替她把诞辰处理好,让她过个高高兴兴的生辰”

风拂过荷塘,带起一阵暖花香,谢元慈转身而去,没有说话,很快地出府钻进了马车之中。

小厮轻声问他去哪里,里头的人认命地闭上眼睛,有些无奈地沉声说道,“转道,去枕流别苑”

之后的一个月里,枕流别苑里头谢元慈来来回回好多次,倒是难得与完颜乌禄谈得挺欢畅的,抛开燕北皇朝与北周的对立关系,单单完颜乌禄这个人,其实还蛮有趣的,有学识有想法。

风来水榭里头他和阎清风进进出出几次,依旧是没见到燕宁的面,只收到里头递出的消息,要不是阎清风打包票,他清楚知道燕宁的下落,确保她没有事情,他是真的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人给绑了。

雅园里头,秦倾每天也是不怎么出门,看看书,赏赏花,偶尔过去配燕怀远说说话,大多数时候就在随园和崔大夫一起救治燕怀仁,好在他的情况不算太严重,醒得很早。

秦倾陪他的日子倒是更有趣一些,果然如燕宁所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博古通今,不似将才倒似宰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六月十五,谢明霞下去恭敬地说道,“郡主,今日已是六月十五”

燕宁笔下不停,又过了大概两刻钟,才停下手中的笔。

看了眼四周,莲池下的密室里燃了许多的灯,照的一室明亮,地上满地写满了密密麻麻字的纸卷,垒得比山还高,倒叫人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伸了个懒腰,然后亲自俯下身,将地上的纸卷小心翼翼仔仔细细地收拾好,再装入一旁的箱子当中。

满满当当十个箱子,塞满了纸张,里头应该是一样的纸张,一封又一封,齐齐整整的。

旁边还等着燕卫的人守着,燕宁仔细吩咐着,“这些都帮我封好了,六月十八,准备一副去相国寺的车架,把所有我封好的箱子抬上车,不用燕卫随行”

等到燕卫恭敬回复,才点了点头,似是舒了口气,也可能周身气劲儿都卸了,整个人没有一点力气地瘫软下来。

好在谢明霞手快,及时架住了她,很是心疼地扶着她往外走,一个月没见过阳光,看着外头书房里的明亮,下意识用手遮了遮眼睛。

“扶我去床上,晚上再叫我,不要惊动任何人”

谢明霞点头应是,可是等到她晚上来喊的时候,却怎么也喊不醒。

一下子慌了神,谢明华又在准备诞辰宴席的事情,不在这儿,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咬了咬牙,冲了出去。

卡着六月十五的尾巴,夜幕初上,月令宫的十二月使最终齐齐赶到了燕北,秦倾从书册中抬起半张脸,扫了一眼风尘仆仆的眼前的人,“来了,还好,算是赶上了”

蒲月狠狠抖了一抖,忙回道“索性不辱使命”

也就是跑死了几十匹良驹,一个月不到没睡几天,反正如今蜀中到燕北一路上应该半匹好马都没有了,都被他们一路上包圆跑死了。

秦倾轻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眼下头的人,十二月使都到位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

“你们先下去吧,这几天要做的事情,相月会吩咐下去的,先休息一天吧,后天,才是最重要的时候”

外头突然传来女子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座的都是武功高手,听得格外真切。

最新小说: 千古第一圣贤 斗罗之九极斗罗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 盛世黑手 我真是一个正经的消防兵 小王妃她甜又横 二次元日常物语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斗罗之神枪鬼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