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谢直来了(1 / 2)

听完燕宁的话,又被她打了一顿,本缩成一个团子的谢明霞奋起反抗,颇为骄傲的抬头说道,“对不住,气氛到了,一时忘记了自己还有武功这件事。本不想打得这么君子的,但是最后还是我们赢了的,挂不挂彩这件事另说,但输赢的结果,容不得混淆。二打一还赢不了的话,那真的笑掉大牙了,传出去我燕北小霸王的名声也保不住了”

燕宁挑了挑眉,她们这叫打得君子?

三个谢家小姐,打得钗环凌乱,发髻松散,衣衫之上尽是尘土,这都算君子的打架了?抬头扫了她一眼,有些嫌弃,还燕北小霸王呢。

不过细细看了一眼,似乎确实好像是谢明珠身上挂彩比较多,脸上还有些鼻青脸肿的,但都不伤什么大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碾压式的才叫胜利,其余那只能叫旗鼓相关,险胜和输没什么差别”

一旁的丫头见局势似乎稳定下来,上前也想乘着燕宁不注意拔下她们家小姐的银针。

燕宁头也没回,声音却压得有些低,浅笑着说道“呵呵,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搞动作,谢府调教下人的手腕是越来越不行了,竟能够当着当朝郡主的尊驾,随意走动的?传出去倒当得一个治府不严。这事既然牵扯到我身边的人了,我今儿就把话撂在这,我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上去给谢明珠拔针的!”

阎清风自暗处出来,将准备摸上去的那个小丫头又提溜到人群中,然后极为淡然地扫了一眼围着的下人,人群中隐隐有一阵阵压抑的倒吸气的声音,此时才算是彻底地平静了下来。

燕宁回看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清风,今天谁若是靠近谢明珠一丈,就把她的手给我剁了,不管来人是谁,一律如此。就是谢直过来了,也把他的手给我剁了”。

平静的眼神扫过众人,倒是比刚刚阎清风的眼神让人更加不寒而栗,众人只觉得似有无形的威压,令人喘不过气来。

她往后头招了招手,下头人立时送了个椅子过来,看了看,似乎觉得位置不大好,又到手挪了挪,找到了个正对着谢明珠的位置,这才心满意足地坐下。

一旁跟过来的谢华老管家倒不愧是在谢家待了几十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极其厉害,见秦倾还没有位置,忙让人又另外搬了个椅子,架在燕宁位置边上。

燕宁挑了挑眉,有些无语,在谢家,他秦倾的待遇倒是比她这个谢家姑奶奶的亲女儿还要好上几分,那叫一个细致到位,心有灵犀啊。

冷哼一声,秦倾有些疑惑地看向她,燕宁被他一看,又觉得自个这样忒的小气,想了想,倒还真有件事劳他帮帮忙的,正好他看过来,那就一并问了吧。

向着秦倾说道,“秦世子,您精通医术,有没有什么穴位人不能正常移动,但是可以正常说话的,咱们明珠小姐这么挂着也怪可怜的,许久没见,我和她话话家常”

秦倾笑着回道,“你是指这样吗?”

气劲一过,撤了谭中穴的针,另点了一个穴位,谢明珠总算是可以开口说话了。

猛地大呼几口气,缓过来之后就是张口大骂,“谢明华,谢明霞,您们俩有种啊,马上给我松开,我让你们好看,还有燕宁你个,你个大坏蛋,小贱人,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燕宁挑了挑眉,小姑娘逼急了还带骂人的呢,一旁的谢明霞确实叫着要上去撕了她,被燕宁狠狠瞪了一眼。

后头秦倾微微蹙了蹙眉,但见燕宁没什么反应,微微扬起的手放了下来。

阎清风不动声色地移到了燕宁身侧。

燕宁好笑地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个都如临大敌的,偏了偏头,从怀中取出折扇,狠狠地在谢明珠头上敲了敲,她自小还是在努力学武的,手劲儿有些大,谢明珠自小娇生惯养的,自是受不住,疼的整个人眼泪就在眼珠子里头打着圈。

她一手转着折扇,翘着个二郎腿,慵慵懒懒又很是风流的样子,眼睛滴流的打着转,上上下下扫着谢明珠,仔细看了一篇,才颇为惋惜地说道,“谢明珠,你怎么成了这样了?怪丑的”

一身桃粉色的裙子和谢明霞谢明华两人在地上打了一场,滚了一圈,带了点点泥色,灰扑扑的。头上了珠翠东倒西歪的,脸上的妆容也毁得一干二净,沾满了泥,整个人都显得狼狈不堪。

最新小说: 农家甜妻 斗罗之神枪鬼剑 袁太子 二次元日常物语 盛世黑手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全球火影时代降临 小王妃她甜又横 卿卿请见谅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