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打出手(1 / 2)

个园边上是一方水塘,石头旁刻着冷梅池,和个园牌匾的笔迹相同,应该也是谢元慈的手笔。

冷梅池旁种着几颗歪脖子老梅树,正值初夏,自然是没有开花的,但精巧就精巧在,树下池畔铺着的是一大片姹紫嫣红的芍药花,正值花期,显得格外好看,而此时,秦倾就在花丛旁的亭子里头,手上捧着本《拾遗记》,读的正起劲儿。

孟月过来见礼,秦倾只翻过手上看完的一页,淡淡道“来了?都解决了?”

孟月顿了顿说道“一共一十二人,已经尽数被控制。只是,郡主身边的阎清风带人解决了,活口也被他带了下去,毕竟西京算起来是镇北王府的半个地方,不至于为了几只苍蝇和燕家强抢。而且来人虽然刻意隐匿了招式,动手之间还是能感觉出是大内的人,属下思忖着多半是冲着小郡主来的”

秦倾头也没抬,只应了一声,随后说道,“倒也没错,毕竟这是燕北的地盘,你要是真帮上了什么,那才让人头疼,他是燕家的清风使,交给他也是最妥帖的,不必在意。只是,西京城里头竟然都能大摇大摆地进来这么多人,看来之后她有得头疼了”

“要不要属下去调月卫查一查?”

秦倾摇了摇头“不必,她应该自有安排,小姑娘主意大着呢,还来了个倔强,不大乐意别人掺上一手的,我就不去寻这个没趣儿了”

孟月撇了撇嘴,行吧,就他家主子主意大,他还不是为了给某人表现的机会吗,毕竟现在小郡主还小,做事不大周到,等再过几年,长开了,思虑周全起来,那就越发不好哄了。

孟月是个闲不住的,瞥了一眼,见主子还在看书,晃荡着晃荡着就往个园那边凑,在门口瞅了瞅,和看院子的老伯呵呵笑了一下,也只见隐隐约约两人的身影。转回头又凑到秦倾跟前,颇为谄媚地笑说道“世子不好奇郡主在和谢家元君聊些什么吗”

秦倾抬起头,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你跟着我这么久,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还不知道吗,你的教养呢”

见秦倾眼中一片寒凉,孟月吓得浑身一抖,忙行礼,将头埋得极低,“属下知错,请主上责罚”

秦倾看了眼个园,极浅的脚步声隐隐可闻,“回金陵后自己去月室领罚吧,你最近,着实是有些没规矩了,先退下吧”

孟月长吸一口气,静静退下,走时却回头又扫了眼个园的方向,暗忖道,真的不是因为被赶出来了恼羞成怒吗,仰天确是欲哭无泪,呵,男人啊,都是背信弃义的家伙,随后拂袖而去。

等到燕宁过来的时候,亭中已经只有秦倾一个人,正在看王嘉写的《拾遗记》,燕宁瞥了一眼,有些好笑地说道,“我倒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秦倾世子,也看这些神话志怪故事。”

秦倾将书地给她,笑了笑,“你不是也看吗,这书有些偏,又是本闲书,难为你居然也晓得”

她随手翻了翻,喃喃道“之前读的时候只觉得奇异有趣,对了,卷六有一节,讲了‘低光荷’”

燕宁记了他看的那页的位置,然后往前翻着,看到卷六,前汉下篇,细细扫了一眼,指给他看,“你看,一茎四叶,状如骈盖,日照则叶低荫根茎,若葵之卫足名“低光荷”。实如玄珠,可以饰佩。花叶难萎,芬馥之气,彻十余里。食之令人口气常香,益脉理病。宫人贵之,每游宴出入,必皆含嚼。或剪以为衣,或折以蔽日,以为戏弄。”

他接过来看了一眼,含笑说道,“我以为你会首先看到后头那段。”

燕宁挑了挑眉。

秦倾一手执着书卷,念到“亦有倒生菱,茎如乱丝,一花千叶,根浮水上,实沉泥中,名“紫菱”,食之不老。世人最大的追求,不都是长生不老吗?”

她不屑地看了书册一眼,随后捧着腮,说道,“长生不老有什么用,人这一辈子,几十年的日子能够过好了已经够漫长的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颇有兴致地和他比划,“不过我是真的好奇那个低光荷。一茎四叶,妆如骈盖,花叶难萎,香溢十里。我那时候在翠湖之中来来回回翻了好几天,坐着个小船,也没看见车盖大的荷叶,一茎四叶的荷花可以香飘十里的,一直颇为惋惜。”

谢元慈回去青庐处理了些事情,过来的略迟了些。

本以为她已经在花厅等着,没成想确是在冷梅池旁被拌住了,一片姹紫嫣红的芍药花之中,红衣的少女正在比划着什么,手舞足蹈,神采飞扬,一旁的白衣少年带着宠溺的笑。

他走近静静听了一会儿,只觉得无语,是他跟不上现在小孩子的想法了吗,这些闲闲散散的废话,也能让她们聊出这么多趣味来?是他老了吗?

似乎脑中警铃大作,谢元慈颇有些懊悔,刚刚还有最后一个事情忘记说了,应该和她说,要离秦倾远一点的。

谢元慈走上台阶,也坐到了冷梅池畔的亭中,“郡主不是急着取药,我已经命人去琼玉楼取了,拿寒玉盒子封好了,等会儿给你送过来,现下,要不要先去花厅坐一会儿,入了夏,亭中多蚊虫,仔细叮得你满头包”

她看了一眼,喃喃说道“明明什么蚊虫都没有啊”但还是极为乖巧地起身,准备向着花厅走去。

最新小说: 袁太子 斗罗之神枪鬼剑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小王妃她甜又横 农家甜妻 卿卿请见谅 盛世黑手 全球火影时代降临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二次元日常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