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亭中问药(1 / 2)

西京城是出了名寸土寸金的地界,但在顶中心位置的个园却坐拥着五亩大的竹林,可见谢家在西京城的位置,而这位谢家元君在谢家又是什么位置。

竹林深处是一座六角方亭,上题‘青波亭’,燕宁想取的应该是风动青竹浪随波的意思。

秦倾身边两个倒是很机灵的人,赶在他们前面到了青波亭,等燕宁到亭中坐下的时候,红泥小炉上头已经烧上了茶水,桌上摆了一碟栗子糕,一碟红豆酥,还有一碟瓜子,都不知道是哪里变出来的,看得她直愣神,回头看着秦倾直愣愣地喃喃说道,“你还说你自己不是个讲究的人”

秦倾气得开始磨牙,有些恶狠狠的说道“是,我是顶讲究顶享受的人了,所以你要不要吃,新鲜出炉的栗子糕,你不要,我可全吃了”

燕宁一把抱过栗子糕的盘子,一副饿狼护食的样子,秦倾本来有些气恼,可看着看着她这副样子,突然就笑了,只觉得自己被她带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算了,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呢,平白让人笑话。

脚步减缓,慢慢走向青波亭,在亭中坐下,一旁的燕宁百无聊赖地吃着糕,嗑着瓜子,好在燕宁在外头还算讲究那么一点体面,让这整幅画面只觉得天然,倒不让人觉得粗鲁,大抵年岁还小的缘故,只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秦倾也慢慢找回了理智,她还是个孩子,不能和她一般见识。

一旁的红泥小炉上,茶水已经腾波鼓浪到了三沸之时,秦倾往里头又加了一瓢水止了沸,然后取了茶汤,替她斟上,推到她跟前,有些好笑地说道,“你就着茶水吃,没人和你抢”

“我寻思着,镇北王妃出身谢府,才学渊博,镇北王也是一代儒将,怎的你倒是喝茶如灌水,倒浪费了我辛苦寻的好茶,真是牛嚼牡丹了”

燕宁懒洋洋地喝着茶,见碗盏空了,颇为不客气地点了点桌子。

秦倾提过茶壶为她续上茶,听她娓娓道来“这事儿吧,讲究可大了。嗯,比如我想讲规矩的时候世子一定挑不出我的错来,可是经过世子昨夜莲池旁的教诲,我突然有些顿悟了,觉得这样活着有些憋屈了,所以我决定变通一些,我不想讲规矩的时候,也就不讲了。可怜世子殿下了,现下是我不想讲规矩的时候”

秦倾挑了挑眉,合着还是他的问题了,他心底也觉得燕宁这样鲜活的样子真的极好,但嘴上却还是浅浅回了句“歪理”,随后为自己也斟上一杯茶细细品尝起来。

谢元慈回到个园的时候,见青波亭中也就只有燕宁和秦倾两人,身边随侍的都极有默契的退下了,燕宁吃着糕点就着茶,懒洋洋地样子,眼睛也懒得抬一下,而秦倾也品着茶。

两人没有说话,就这么各喝各的茶,可谢元慈却蹙了蹙眉,第一次觉得红色和白色在这一片竹林之中这样抢眼又和谐,心底莫名有些不大痛快。

燕宁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去,正是谢元慈走了过来,随手将杯盏放回石桌之上,脸上换上一抹得体端庄的仪态,身子也缓缓坐正,一套动作倒是熟练异常,行云流水,摆了摆手说道“哦,谢元君到了?不若过来吃盏茶”

人小鬼大的家伙,谢元慈眼中暗了暗,她在他这个亲舅舅面前倒是比在秦倾面前还要拘谨一些。

秦倾被她现下一副名门淑女的样子逗乐了,眼中笑意更胜,噙着笑说道“元君是主,我们是客,哪有客人给主人准备茶水点心的道理。知道的是我们不见外,当得一个从善如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谢家的人不懂待客之道呢”随后招来了相月,将桌上的茶盏小炉吃食全都收了起来。

燕宁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而且她现下确实吃得有些饱了,乖巧地没有说话,随着秦倾的话点了点头。

谢元慈突然笑了起来,他其实似乎是不大爱笑的人,这样灿烂的笑意反倒让人在五月的初夏里头生出一抹寒意。

燕宁打了个寒颤,打算将自己隐身到底。

而此时谢元慈深深地看了眼秦倾,笑着说道“多谢世子体恤,一直听闻世子府上的扶桑茶堪当当世一绝,从不在外流通,多少人想要一品也无处寻得,本想今日能有机会,但看来元慈今日是没有口服了”

最新小说: 我在万界抽红包 俺寻思这挺科学的 三国之大汉再起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大明之神级熊孩子 大唐第一熊孩子 混在三国的咸鱼 灵宠新世界 美娇娘是个黑心肝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