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谢家元慈(1 / 2)

进了城外面似乎热闹了起来,燕宁挑开帘子,外头嘈杂的人声穿了进来,西京城果然还是第一大城,热闹非凡,有着金陵难及的霸气和底蕴,现在看着,他们离谢府应该已经很近了。

“‘枝枝叶叶各标志,不及元君夺天姿’,谢元慈,有谢元君的雅称,年二十一,西京城谢家的少主,经明行修,殚见洽闻,年方十二之时,就以一篇定国策名扬天下,尤擅丹青,所绘万里江画图,被奉为皇朝七宝之一,藏于皇宫的珍宝阁中。谢家元君,从出生到现在,不论言谈、学问、品行,无一不是当世之楷模”

燕宁有些诧异,这是和她说的吗?

算是在她入谢家之前给她一些补充信息吗,燕宁在心底暗忖,秦倾这个人,别扭的着实有些厉害。燕宁拱了拱手,“多谢世子殿下相告”

秦倾放下手中的书卷,闭着眼,靠在车壁上,“待会儿你打算怎么进去?毕竟谢老爷子留有训示,燕宁与狗不得入内”

燕宁啪的一声甩开手上的折扇,故作风流地扇了几下,掩着面,微微一笑,带着几分狡黠地说道,“这个问题世子怎的来问我,不是世子说的,我是你的贵客,你会带我进谢家”

眼前闭目养神的人猛地睁开眼,眼底光彩流转,笑着打量了她一眼。

然后施施然说道,“诚然,你是我最大的贵客,我可以带你进去。但是以你的秉性,尤其是对谢家,要是不能大获全胜,估计在你这也算是个输。所以,与其说我想助郡主进谢府,不如说我有些好奇,想看看郡主怎么叩开谢府的门,总不至于让卫队把门破开闯进去吧”

燕宁挑了挑眉,轻摇了摇头,金铃因为碰撞发出叮叮当当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人心情愉悦起来。

她的长相其实极为大气,红色格外衬她,显得耀眼夺目,戴着紫金冠,更是有些英气逼人,寻常女子要么追求眉淡如远山黛,要么追求眉弯如二月柳,许是因为肤色极白的缘故,她只是扫了扫眉毛,几乎是一字的,其他也就涂了点口脂,没有半点别的粉末装饰。

但这样自然的状态倒是反而印得她姿容天成,风姿卓越,让人不敢直视,像是烈日之下盛开的繁花。

他想,燕北的小郡主,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凤骨龙姿,嚣张至极。

“果然,月令宫的宫主是个精明至极的生意人,你的买卖,怕是从来不会亏吧”,燕宁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秦倾没有接话,只微微移开眼,然后笑着抿了口茶。

随后燕宁微微抚了抚胸口,然后说道,“好在我早有安排”

过了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外头响起轻扣马车壁的声音,相月过来见礼,“世子,谢府到了”

其实,谢华在谢家做了几十年的大管家,但收到秦倾的拜帖还是特别诧异,毕竟世子秦倾这些年,甚少拜会世家,甚至可以说,他自出生后,除了必须参加的宫宴,甚至宫宴也鲜少露面。

下头的人收到他的拜帖的时候还以为哪个过来捣乱的要拿去扔了,是他觉得眼熟多看了两眼,白色的拜帖,只在下方用烫金写了个倾字,若不是阳光下有些耀目的光芒,他险些认不出来,只有摄政王府用的拜帖以明纱纸制成,以夜明珠研磨成粉加入。

谢华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只带着下人恭敬见礼。

秦倾过来的时候,燕宁的卫队也跟在车队后面,浩浩荡荡倒是吸引了不少西京城中的百姓过来围观。

“恭迎世子殿下”谢华虽觉得这样浩大的做法似乎与秦倾世子的内敛的习惯有所差别,但见马车停了,只得赶忙带着众人见礼。

秦倾挑起帘子,让燕宁先出去。

她扫了外头一眼,黑压压地跪了一大帮子人,果然是摄政王世子殿下的排场啊,“世子这排场可真是厉害了”

秦倾宠溺的看着她“现下可满意了”

她笑得有些得意,轻摇了摇折扇,头上的金铃串一晃一晃的。

“满意极了”

随后从马车中钻了出来,立在车头,静静打量着眼前的谢华。

谢华见眼前红影闪过,抬头一看,却见是个极美的小姑娘,戴着精巧的紫金冠,看面相倒是有些眼熟,而且似乎越来越眼熟。

只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老头,许久不急,你过得可好”

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些极力想要忘记画面,比如被一劈为二的门匾,慌忙抬头看了眼,见门匾没事,才心下稍安,但见眼前的少女噙着笑,立在车头轻摇折扇的样子,只觉得脊背发凉。

最新小说: 千古第一圣贤 斗罗之九极斗罗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大唐之开局举报李二造反 盛世黑手 我真是一个正经的消防兵 小王妃她甜又横 二次元日常物语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 斗罗之神枪鬼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