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相国寺(1 / 2)

燕宁到随园的时候,里头的气压低得很,扫了一眼,没见燕圆月在,想来是瞒住了小丫头,心下稍安,找到崔大夫,问道“崔大夫,二叔怎么样了”

崔大夫眉头紧蹙,有些无力“启禀郡主,此毒极为罕见,虽是救治及时,服用了一些解毒药物,又是剜肉去毒,放了一些毒血。但此毒取自寒夜水仙,极为霸道,随着血液浸入五脏,若是不能尽快清除余毒,只怕回天乏术”

燕宁藏在袖子下头的手,紧握成拳,长长的指甲嵌入手心,有一些湿意传来,应是指甲划出了些血,可她却毫不在意,沉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上一世迎回来的只是二叔的尸体,这一次好歹保住了半条命,一定还有办法的,不然,她该怎样原谅自己。

都是她的大意,即使重来一世,也没有能够真正重视身边的人,依旧是那样的自以为是,以为拿下了影卫,以为继承了燕主之位,就能够保护所有人了,呵,燕宁,你可真是个笑话。

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所以应该怎么救治,需要什么药材就去取,需要什么名医就去找,无论怎样,崔先生,请您一定要保住二叔的命”

崔大夫颇为为难地说道,“其实对症寒夜水仙的确实有一物可以救治,以苍山之上玉菩提子入药,可解此毒,只是这玉菩提子极为难得,以雪域月华方可养得,只在闰月年的十二月,才有可能寻得。今个儿是五月十六,老朽拼了一身医术,也只能保得二爷不过十天”

“而今年不是闰月年,如今也才到盛夏光景”

燕宁接过话茬,低下身子与燕怀仁对视。

她的二叔就这么静静躺在那里,第一次没有笑着叫她一声阿宁。

怪不得她进来时,室内一片沉寂,玉菩提子和寒夜水仙,那位可真是费尽心机啊。

二叔是极为恣意飞扬的人,比起她的父王,她私心里觉得二叔更适合镇北王的位置,更懂人心,更有手腕,张弛有度,极为聪慧。

而此时他却躺在这里,脸色苍白,身上的白衣隐隐渗血。

“一定有办法的”,燕宁喃喃道,“即使对弈的是天命,我也要搏一搏,问它讨一条命回来”

玉菩提子,玉菩提子,等等,今天是五月十六,去年六月初,她陪母妃去相国寺请清远大师主持二叔的水陆法会,在相国寺她见过一个人,虽然彼时确实还认不出来。

但此时,她怕是绝不会忘记的,夜里常入梦的人又怎么会忘记。

若是这世上还有人能有玉菩提子的下落,那药王谷的药王孙仲先生,他的弟子一定是知道该去哪里寻得玉菩提子的。

“崔先生,请你尽力救治二叔,如您所说,保他十天!”

燕宁转身向着燕怀远福了一礼,“父王,十日之内,我一定回来。这几日府里一切请您照料,圆月胆子小,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先瞒着吧。晚点阎清风会去找您,我有些安排交托与他,需要您配合,请您一定按我所说安排”

说完便急急出了随园。

“你要到...”

燕怀远还未来得及问出口,就只看着燕宁的残影消失在院中,他的眉头紧锁,他的小阿宁,似乎藏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最新小说: 盛世黑手 小王妃她甜又横 二次元日常物语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全球火影时代降临 斗罗之神枪鬼剑 袁太子 农家甜妻 卿卿请见谅 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